你好,今天是:

当前位置:首页 > 老年知音 > 人物风采 >

扫一扫,加入广西老干部工作微信

站内导航
社区导航
广西老干部工作网
投稿邮箱:gxlgxx@126.com

人物风采

毛泽东初进北平

 发表时间:2019-07-17 11:33:55  来源:赵桂来

 
    1949年3月25日那天早上,我们4点多就起床,按预先的布置各奔自己的岗位执行警卫任务,迎接党中央、毛主席由西柏坡迁来北平。
    当时,我被命为便衣队队长,由李克农直接领导。
    当接到党中央要来北平的通知之后,我们进行了周密部署,采取了两套布置做法。
    在北平的前门火车站,就像欢迎民主人士到京时那样,也进行公开布置,以吸引注意力。
    而我们在西北郊的清华园火车站另有安排。在这天之前,李克农带我们去过几次,看了地形,提出设想:车停在什么位置,欢迎的领导同志在哪里等候,便衣警卫和武装警卫怎样配合……然后,接进颐和园,走哪个门,行什么路线,在什么地方吃饭,各位在哪里休息……都有详细的交待。我当时兼任颐和园的主任。
    当我们乘车到达清华园火车站时天还没有亮。这里是荒郊野外,建筑少,人少车也少,加之这里距颐和园、西郊机场、香山都比较近,觉得这个下车地点选得不错。
    这时,李克农部长来了,他检查了警戒部署之后,一列火车徐徐开进火车站。这时天已大亮。
    车一停稳,毛主席、刘少奇、朱德、周恩来、任弼时等党中央领导同志在叶剑英的陪同下,一走下火车,就受到等候在车站月台上的华北军区司令员兼平津卫戍司令员聂荣臻、中共北平市委书记彭真、第四野战军司令员林彪等的热烈欢迎。
    大家相互热烈握手,亲切交谈后,便分别乘汽车到颐和园景佛阁聚齐,吃饭、休息。
    我们刚把各位首长及其家属的吃饭、休息安排好,周副主席看到了我,便说:“高富有,李克农呢?找他来。”
    李克农似乎知道周副主席找他干什么,就让我和他一起去。
    一进去,周副主席说:“下午的活动是怎么安排的?”
    李部长将下午的活动说了一遍,周副主席表示赞许,但他向我说:“动物园往机场转弯处怎么安排?”从颐和园到西郊机场,应该说距离不远,但是,那时这两处之间没有一条顺当的路相连,从颐和园去机场,要一直往东到动物园处,再往西折,呈一锐角“V”字形。那里南来北往,几条干线相交,交通情况复杂,是事故多发地段,因此,周副主席特别提到这里。
    中午,周恩来乘车到西苑机场,为毛主席等党中央领导下午在机场的阅兵和会见北平各界人士做现场安排。
    周副主席一上汽车,就问道:“走这段路,到底要多少时间?”
    在场的人面面相觑,包括汽车驾驶员在内,谁也说不出来。
    周副主席看了看表说:“一般说来,这段路用不了一个半小时。”可是,他指着路边行人和车辆说道:“路窄人多,马车也多,路上不顺利就会耽误时间的……不管怎么样,一定要按时到达。城市人时间观念强,我们这是进城的第一天,一定要按时到达,无论如何不能迟到了。”
    周副主席查看了路线,测算了所需时间,查看了检阅场地,直到认为万无一失了,才返回颐和园。
    下午3时,中央领导同志分乘几辆小卧车,由颐和园出发前往西苑机场。毛泽东主席乘坐的那一辆,是美国造的颇有些名气的老道吉防弹车。
    北平3月下旬的天气,柳梢已发芽,草皮也冒了新绿,春天的气息已很浓了,天也不那么冷了。人们已脱去冬装,换上了轻便的春装了。可是,毛泽东等领导同志仍然穿着在山沟里冬天穿的那些衣服:厚厚的棉裤,胖胖的棉鞋,长长的羊毛露在大衣襟边的外沿。可以说没有一位穿着适合此时此地的衣服。
    西苑机场已做了周密部署,步兵、装甲兵、炮兵各一个师,共3万余人,列成方阵,威武地排成一排,等候党中央、中央军委领导同志来检阅。军队方阵过后,是穿着各式各样的服装的北平市工、农、商、学各界代表,再就是民主党派、人民团体和无党派人士的队伍。
    毛泽东等领导同志的车队到达机场入口处,受到叶剑英、聂荣臻等的迎接,并换乘预先准备好停在那里的吉普车。
    毛主席、刘少奇、朱德、周恩来、任弼时等在叶剑英、聂荣臻的陪同下,首先检阅部队。
    检阅车在队前徐徐开过,中央领导同志不断向受阅官兵招手致意。
    检阅车行至民主党派、人民团体和无党派民主人士站立的地方之前,都停了下来。
    毛、刘、朱、周、任等中央领导同志都下了汽车,同他们亲切握手问候。这些人之中的不少人士,毛泽东、周恩来大都在重庆谈判时见过或是有过交往,有的在南京、上海时与周恩来打过交道……这几年没见,今日战友重逢,分外喜悦。还有些不太熟悉的新朋友,分别由叶剑英、聂荣臻等一一介绍,与毛、刘、朱、周、任等相见,相互亲切交谈,足有半小时之久。检阅完毕后,毛主席等仍分乘轿车,驶往新的住地——香山。
    出了机场,车队驶上公路时太阳已经落山。狭窄的路上,高高低低、坎坎坷坷,车轮碾过,扬起腾腾尘埃,汽车的车灯全部打开。
    毛泽东像来时那样,不时向窗外张望,眉头紧锁,显得很不高兴。
    周恩来不时小声说:“太快了,太快了……”
    车队进入香山大门,停了下来,这里就是为党中央领导人安排的临时住地。
    一下车,周副主席就火了,冲着从领头车上下来的王番说:“你想干什么,车开得那么快,天黑,路不好走,你开那么快,要撞死人的,把车开到沟里去?”
    这时,毛主席也过来说:“还有,你们布置那么多岗哨,成什么样子?”
    原来,道路两侧,每隔百米就布置一名荷枪实弹的武装哨兵,端着上了刺刀的枪支,如临大敌,不管有无情况,都是按距离布置。因而,有的哨兵端枪面对空无一人的田野,有的对着路边的摊商:打铁的,卖烟的,还有的对着农舍推碾磨面的……戒备森严,威仪凛凛。
    毛主席把语调拉得长长地说:“成什么样子,比蒋介石进城还厉害。小贩有什么罪?打铁的犯什么法?为什么这样对待他们。他们打铁、推碾、做生意……你用枪对着他,这像什么话?”
    在场的人,谁也说不出什么来,觉得毛主席、周副主席的批评有理。
    周副主席说:“你们要把工作好好研究一下,明天开个会,我要听汇报的。”
    王番说:“是,我有责任。”
    王番是警卫方面的总负责人,当然和他是有关系的,但有些事情,如路过武装哨的布置就不全在他了。至于车开得快,据我所知,他是出于一片好心。他是想把头车与主车拉开一个较大的距离,即使头车触到爆炸物,引起爆炸,也不致影响其后的主车的安全,可惜预先没有打招呼,临时动议,已不能取得联系。那时通讯手段也落后,紧随其后的主车只好紧追不舍,若有今日的车载电话或是对讲机之类的通讯手段,这一问题,本来是不难解决的。

中共广西壮族自治区委员会老干部局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

网站制作:桂商科技   网站备案号:桂ICP1200647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