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今天是:

当前位置:首页 > 老年知音 > 人物风采 >

扫一扫,加入广西老干部工作微信

站内导航
社区导航
广西老干部工作网
投稿邮箱:gxlgxx@126.com

人物风采

怀念蓝阳春

 发表时间:2019-01-24 10:30:47  来源:宁 彪

    2017年的9月5日,知名作家、我的良师益友蓝阳春因脑萎缩逝世,终年75岁;我因故未能参加告别仪式,便写了两首律诗,打印50份, 托朋友在现场散发,聊表悼念和寄托哀思。2018年的 9月5日,我又拿起笔来写怀念他的文字,不然我的心“难安”。

蓝阳春(右)与作者合影
 
投稿
 
    蓝阳春退休前是《广西日报》副刊部副主任,我认识他并和他交往长达29年,是一种机缘和命运。自卫还击战后不久,我读了靖西化垌驻军寄来的《边防战士剑麻诗集》(油印本),有感而写了两首七绝赞诗,早先认识蓝阳春的我的同学见后鼓动我投稿并于1988年4月初的一天带我去见蓝阳春副主任。看样子他四十开外,稍矮略胖,圆脸白净,目光睿智,一袭壮族服装,一派文人风度,文静、平和,没有架子……但我心想,手里拿着的这近体诗“束缚人的思想,不宜在青年中提倡”,不会有什么希望;但既然来了,也只好怯生生地把诗稿递过去,他接过看了看,说:“先把它放在我这里吧。”告别后我也没把这次投稿当回事。但事出意料,当我在单位翻读当年5月13日《广西日报》时竟然发现那两首诗“奇迹”般地被刊登出来了!
    旧瓶装“新酒”,居然能“吃香”,高兴之后我不断地写近体诗不断地投稿,但都如“泥牛入海”。后来遇见蓝阳春,他对我说:“你近来写的几首诗没有采用,原因是你对所写的事物观察得不够细致,体会得不够深刻,还没有找到最佳感觉,你的灵感还没激发,感情还没喷发出来” ……我听后“顿开茅塞”,真是“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到了1990年国际扫盲年前后,我按他的提示,结合业务深入如火如荼的全区农村扫盲和技术培训第一线,观察、体验、积累“生活”,写出了《乡村成人教育剪影》八首七绝。蓝阳春看后叫我找画家“配画”,我回原工作单位市四职高请美术教师凌小冰按诗意画了八幅画,蓝阳春很快以“诗与画”的形式将八首诗八幅画登在1999年3月30日的《广西日报》副刊版上。足见他为编发我的拙作“呕心沥血、匠心独运”,如今想起,还令我感动。
 
采风
 
    后来,蓝阳春似乎出自“厚爱”、“提携”或“锻炼”的目的,一有机会便约我同去采风,记得退休前后曾到过忻城、象州、平果、扶绥、龙州(水口关)、横县和宁明等县。每到一处,他都不辞劳苦,深入村屯,了解民情民风,搜集创作素材。采访时他勤问、细问、勤记,忙于摄影和查阅文史资料,晚上在住所或整理笔记或谈论收获或写文章——在龙州水口关,他写了散文《水口古渡》;在扶绥他考察了新出土的恐龙化石后写出了优美的长篇散文《恐龙湖》,刊载于《广西日报》;在横县他参观了海棠公园和海棠桥,寻访秦观足迹,查阅了秦观编管横州史料,写出了散文力作《站在秦观坐像前》,收进了他的散文集《回响》。每次采风沿途,我见他生活俭朴,粗茶淡饭,从来不进娱乐场所。吃饭时,常有文友递来诗文征求意见,他有时放下筷子,细心翻阅,作简要回答;有时默默吃饭不语,似乎在思考,饭后才作详细的解答。那情景如今仍历历在目,令我难忘和感动。在随他历次采风中,我也获得不少写作素材,受到他的“熏陶”和“鼓舞”,写了不少的近体诗和两篇散文,有的获得在《广西日报》上发表,加上以前他和他的同事编发的《南国佳果》、《南宁路树》《南宁路花》和《桂林之山》等等,促成我出版第一部近体诗集《十万大山吟庐》(作家出版社)。我请他作序和题写封二书名,他欣然答应。当时他旅居北京通州,很快就给我寄来了《生活的诗化,诗化的生活》的序言和封二的设计及墨宝,足见他是我难得的良师益友。
 
赠书
 
    蓝阳春是区内外有影响的知名作家。代表作有《元宝山下芦笙节》《毛南山乡古墓群》《歌潮》《鸟的乐潮》和《天坛回响》等等,他的散文作品在《人民日报》、《文汇报》等全国和地方的60多家报刊上发表,有的被《散文选刊》和《云南日报》转载,有的被收入《九十年代散文选》《中国新时期抒情散文大观》和《20世纪中国散文英华》,有的被作为高等学校教材,已经出版了《歌潮》(广西民族出版社)、《回响》(中国文联出版社)两部散文集,并都赠送给了我。特别值得称道的是,他的散文创作成就已被张振金教授载入所著的《中国当代散文史》(插图本,人民文学出版社)中。张教授在该书第十二章第六节《来自民族地区的诗篇》(仅介绍全国五位少数民族作家)中对他作出如下的叙述和评介:“蓝阳春,广西环江人,壮族,有散文集《歌潮》等,他的《元宝山下的芦笙节》,以浓墨重彩描写苗人的服饰和苗山的景色与芦笙乐潮相辉映”;《毛南山乡古墓群》,写毛南族的古墓,“一座挨着一座,一列挨着一列,从山脚排向山顶,从这边坡排向那边坡”,从墓碑的雕饰显示毛南族古代的文化;《鸟的乐潮》,则以鸟声如潮表现南宁的绿树如海。他善于将民族的风情习俗与时代的变迁结合起来,既保持了富有色彩的民族特点,也具有与祖国大家庭共呼吸同命运的现实感。蓝阳春又把张振金这部鸿篇巨制赠送给我。据我所知,他的《回响》原计划为“三部曲”,第一部为“天地《回响》”已经出版,第二、第三部分别为“人间《回响》”和“生命《回响》”,文稿基本凑齐,但未来得及润色和编辑,终因脑萎缩而撒手人寰,这对他是一个重大损失,对广西文坛也是一个重大损失。我在悼念他的两首律诗中留下这样无穷的慨叹:“怅望南天悲泪洒,那堪文苑大星沉”、“君乘黄鹤华章在,每读佳篇我佩倾!”
    斯人去矣,我能奈何?
 

中共广西壮族自治区委员会老干部局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

网站制作:桂商科技   网站备案号:桂ICP1200647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