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今天是:

当前位置:首页 > 老年知音 > 人物风采 >

扫一扫,加入广西老干部工作微信

站内导航
社区导航
广西老干部工作网
投稿邮箱:gxlgxx@126.com

人物风采

战友情同手足 故乡情深似海

——“六星上将”洪学智的“亲情故事”

 发表时间:2018-08-22 16:21:05  来源:胡遵远

    安徽金寨籍将军洪学智是我国唯一被两次授予上将军衔的将军,是我党的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由于他两次被授予上将军衔,因此,也被人称之为“六星上将”。他的一生不仅留下了无数战斗传奇,也留下了很多感人肺腑的“亲情故事”。   
    长征途中,洪学智率红四军政治部从黑水、芦花向班佑前进的路上,经过数百里茫茫无际的草地,那里渺无人烟、沼泽遍布、气候异常。洪学智不但要负责伤病员的转移运输,每天还得盘算着怎么弄到粮食,使得部队将士不饿肚子。
    红四军在翻过马石坡最后一座大山时,由于先头部队已经走过,山坡上可吃的野菜野果都找不到了,而红四军还要走一两天的草地。弄不到粮食,又挖不到野菜充饥,红军不得不杀掉心爱的战马,有时甚至把皮带、皮马鞍煮着吃。政治部带着伤病员,又没有部队掩护,危险很大。洪学智不得不率政治部又返回黑水、芦花。
    第二次翻越夹金山时,洪学智做了充分的政治动员。他号召广大指战员要发扬一往无前的革命精神和不怕艰难险阻的英雄气概,坚决翻过天险夹金山。他要求党员干部以身作则,同志之间要团结友爱,一人有难大家帮忙,不能让一个伤病员留在山上。
    夹金山上气温达摄氏零下二三十度,天气恶劣,或大雪,或狂风,或冰雹,变化莫测。由于空气稀薄,再加上长途行军,人乏马困,人走在山上,头晕脑胀,腰酸腿软,力不从心,稍有不慎就永远“留”在山上了。
    洪学智组织了一个收容队,走在队伍后边,专门收容那些掉队的和冻得不能走的战士。一天约午时,部队接近夹金山主峰,周围一片冰雪世界。突然,乌云翻滚,天暗下来,接着一阵大风雪席卷过来,有6名红军战士在风雪中倒下了,停止了呼吸。这些战士同大家一起与敌浴血奋战,结下了深厚的战友情谊,洪学智不忍心把他们留在山上,就派人把他们抬下了山。
    下山后走了一程,战士们发现有个磨房,可避风寒。于是,夜晚就住在那个磨房里,烧水煮青稞,把冻“死”的战士也抬进屋里。后半夜,磨房内温度升高,一个战士发现一名冻“死”的战士动了一下。大家很惊讶,都不相信,说这个战士:“你看花了眼吧!”“不信你们看,真的在动呢!”这名战士说。洪学智走近一看,可不是,呼吸很急促,是在动。洪学智大声喊道:“赶快抢救!”当时没有医生,大家就用人工呼吸,给那个昏死的战士灌姜汤,七手八脚地把他弄活了。有一个人活了,说明另外5个也有希望。大家就一个一个地抢救,结果救活了5个人,创造了死而复生、起死回生的人间奇迹。
两救司令彭德怀
保住青山永远在
     抗美援朝时,我们没有制空权,敌人的飞机可以随时来轰炸,志愿军司令部的安全都受到严重威胁。洪学智和邓华商议,要建一个防空洞。于是,工兵连在彭老总住处不远的地方开始施工了。要施工就要放炮,炮声惊动了彭德怀。听说是给他挖防空洞,他很不高兴,把施工部队叫停了。第二天,洪学智不见部队施工,就叫人把那个连长找来。连长很是委屈,说彭老总不高兴,叫他们走。洪学智说:“他说他的,你们挖你们的,继续施工。”“彭老总要怪下来可怎么办?”“你们就说是洪副司令叫挖的。”工兵连又开始了施工。这下,彭老总生气了,问那个连长:“谁叫你们来的?”“洪副司令,”“马上给我停了!”彭德怀对警卫员说:“去把洪学智叫来。”洪学智来了。彭德怀指着他说:“你个洪学智,是不是没有事干了?在山下瞎鼓捣什么!”洪学智解释说:“这不是瞎搞,这是为防空,要保证你安全!”“那玩艺儿没有用!”彭老总有时候是很固执的。洪学智说:“怎么能说没用?敌机来了再挖就来不及了。”彭总说:“我的防空不要你管!”“彭总,这话就不对了,我是执行中央的命令。”彭德怀不好再说什么,防空洞也就挖成了。
    不久,这里就发生了被炸事件。那天下午,4架美国飞机在大榆洞上空转了一圈,炸坏了山坡上的变电所。天快黑时,又来侦察,这使洪学智很是警觉,平时美机总是先侦察、后轰炸的,明天会不会挨炸哟?他找到邓华,说:“伙计,我看情况不对,闹不好明天要出事。”邓华说:“那咱们就研究一下明天防空的事情,得想法子让彭总参加。”彭总工作起来向来是不顾个人安危的。洪学智和他说,他脖子一硬:“我不怕美国飞机,用不着躲”。
    第二天,要研究下一步作战方案,洪学智想了一招——把彭总屋里的地图给摘下,挂进了防空洞。他是不能一日无地图的,更何况是在特殊时期。参谋去叫了几次,他还是不肯出来。再去叫,说不定他又要发火了。邓华说:“老洪还是你去叫吧。”洪学智走进了彭德怀的办公室。彭德怀一见洪学智,火气不打一处来,吼道:“洪学智,你把我的作战地图弄哪里去了?”“老总,拿到防空洞里去了,我们都在那里等着你去研究作战方案呢。”“我不去,要开会就在这里开!”“这里太危险,老总快走吧。”洪学智也有些急了,说:“老总,那边地图都挂好了,火也烧起来了,大家就等你一个了……”“我说你这个洪学智就是爱多管闲事!”见他不再说话,洪学智推着他说:“彭总,快走吧,你就听我这一次!”连推带拉,总算把他请了出来……他们的作战会议没有开多久,敌人的飞机就来了,朝彭德怀住的房子一阵狂轰滥炸,一枚汽油弹正好落在了他住室的顶上,房子很快烧掉了。已经撤出后,又进去取东西的毛岸英和另外一位参谋牺牲了……那天,彭德怀一天没有说话,坐在防空洞里像是一尊雕塑。晚上,洪学智去叫他吃饭,他才抬起头来,说:“洪大个子,我看你这个人还是个好人哪!”洪学智见他说话了,就说:“我当然是个好人,不是坏人了!”“今日不是你,老夫休矣!老夫今天算是捡了一条命。”停了好半天,他又说,“唉,为什么偏偏把岸英给炸死了呢?”语气中充满了惋惜……
    1951年4月,第五次战役发动前夕,志愿军空寺洞指挥所又遭美空军飞机扫射。机警的洪学智拉着还在熟睡的邓华跳到了附近的一条山沟里,眼看着彭老总的房子被美军的火箭弹击中……事后发现,彭老总防空洞口上的草袋子竟被打出了70多个子弹眼,邓华躺的床也被美机的机关炮打穿。要不是头天晚上洪学智检查后叫工兵连夜在洞口用沙袋堆了个三角形的隐蔽墙,加深了防空洞,后果不堪设想!洪学智再次以自己的细心和机警挽救了彭总的生命……因此,有人说,要不是那天洪学智把彭总拉了出来,整个朝鲜战争的战史还不知是怎么个写法。
七回家乡赤子心
魂牵梦绕故乡情
     戎马一生的洪学智将军一直思念着故乡的山山水水,思念着长眠在故土的战友和亲人,思念着为中国革命做出巨大贡献和牺牲的家乡人民。
     1953年8月,朝鲜停战刚刚实现,洪学智回到了阔别20多年的故乡。他轻车简从,只带了一名警卫员就回到了金寨。那时,金寨的交通非常落后,汽车只能通到县城。他下车后,步行30多里路赶到老家双河。区委领导提出:“家乡刚解放,社会治安情况还比较复杂,请将军在区委机关食宿。”洪学智听了风趣地说:“我是请假回来探亲的,如果食宿都不在家里,那还叫什么探亲呢?”他谢绝了县区领导的安排,住到堂弟洪学成家。
     乡亲们听说洪学智回来了,争先恐后地要上前和他见面、叙谈。此时,陪同的地方干部和警卫从安全考虑,不让更多的群众靠近。洪学智见状,连忙说:“我离家这么多年,乡亲们想来看看我,这是人之常情嘛,你们不要阻拦他们。”接着,他又热情地对乡亲们说:“来来来,大家靠近一些,我要和乡亲们合个影。”洪学智和乡亲们促膝谈心,问寒问暖。他鼓励乡亲们说:“国家刚解放不久,大家目前的生活肯定有些困难,但是你们一定要相信,在共产党的领导下,生活一定会越来越好的”。
    此后,洪学智年又先后于1990年10月、1991年11月、1994年6月、1997年5月和2002年5月回到家乡探亲、视察。2002年5月,已经90岁高龄的洪学智回到金寨。他无限深情地说:“人到老年倍思乡啊,我这次回来沿途所见,山更绿了,水更清了,路更宽了,金寨这几年变化很大,取得了很大成绩,我很高兴”。
舍身处地为乡亲
排忧解难见真情
     金寨县是革命老区,又是大山区,老区人民为革命做出过伟大历史贡献。新中国成立后,毛主席发出“一定要把淮河修好”的伟大号召后,国家在金寨县境内兴建了梅山、响洪甸两座大型水库,库容量达50亿立方米,大批粮田、茶竹等经济作物被淹没,老区人民又为国家建设做出了新的贡献和牺牲。怀着对老区人民的满腔热情,洪学智始终把库区群众的生活困难记在心里,竭心尽力、想方设法为家乡人民解决困难。
    1974年金寨县旱灾严重,很多人家都断炊了,当时全县有很多的怀孕妇女,为了让这些孕妇能够吃饱饭,有位孕妇联合老将军的亲戚给洪老写了信,向洪老将军求助。一个月后,县里调来了一大卡车红薯干,分给全县的怀孕妇女以度荒年,并说部队也很紧张,想不到更好的办法,洪将军让县领导代他向父老乡亲表示歉意。那年,怀孕的妇女都知道是洪老将军救了自己,有的妇女还留下一小包红薯干小心地用布包好,留给孩子长大后作纪念,为的是不忘洪老将军的救命之恩。
    金寨县“两地病”(地方甲状腺肿,地方性克汀病)患者较多,情况比较严重,洪学智得知后十分忧虑,他对家乡的领导说:“一个家庭再富,也经不起一个病人的拖累。”于是,他及时向中央军委反映,经与相关部门协商,军队和地方医疗机构纷纷伸出援助之手。
    1985年3月,总后勤部和国家民政部、财政部、卫生部联合发出了《关于组派医疗队支持老区卫生建设的通知》。随后,第二军医大学、南京军区总医院等单位先后向金寨县派出7批医疗队,走村串户、治病防病,并支援了大批药品和器械设备。总后兽医大学也派来兽医,帮助老区发展畜牧业,培养兽医。南京军区总医院还在金寨创办了金寨县卫生学校中专班,为金寨培养了一大批“带不走的医疗队员”,帮助建立了三级防治培训网和碘盐监测网。1988年底,金寨县通过国家级地方病检查验收,地甲病患病率从1985年的17.4%下降到2%以下,其他疾病也得到有效控制,被评为全国地方病防治先进县。
百年大计书为本
爱撒红土无限情
   
     洪学智对家乡经济的关注,绝不是停留在一些空洞的“指示”上。他的关心非常具体、也非常管用。他曾多次对金寨县的同志们说,像大别山这样的山区,如果光靠种粮食,农民是永远都富不起来的。应该多种一些适合山地的经济作物。
    金寨县从1983年开始广泛地种植板栗,通过多年的种植,金寨县板栗特色产业生产一年一个新台阶。目前,板栗已成为金寨农业产业化的一个重要支柱产业,金寨县的板栗产量已位居全国前列,成为名副其实的“板栗大县”。
    洪学智关心家乡水利交通基础设施建设。1997年,宁西铁路初步设计从岳西擦大别山而过,家乡人得知这一消息后,六安市领导到北京找到洪老,希望能以洪老的名义写信给时任国务院总理的朱镕基,争取宁西铁路能从六安经过。洪老听后,一拍大腿说:“好啊,孙中山早年就有在大别山修铁路的设想嘛,六安早就应该通铁路了!”当即表示同意写信。  
    半个月后,有关方面改变原有设计线路的批文就下来了,六安有史以来第一次通上了铁路。也是在洪学智将军的关心和支持下,金寨县先后修通了双河至铁冲的公路和黄畈至长岭关的战备公路。2003年县委、县政府给老将军祝寿,当谈到家乡人民期盼合肥至武汉的高速公路能够途经金寨时,老将军又立即给国务院领导同志写信,表达了家乡人民期盼的急迫心情。如今,合武高速公路已修建完成,可直抵金寨。
    洪学智将军始终关注家乡的教育事业。他每次回来,总要到家乡的学校看望广大师生,询问山区教育教学情况。1997年5月,洪学智看到家乡双河职高教学条件简陋后,积极协调,在他的亲切关怀下,全国政协委员、香港新恒基国际(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兼总裁高敬德先生捐资50万元,省政府拨款20万元,地方政府和社会各界筹资35万元,为双河职高建起一个集理化生实验室、微机室、图书馆、阅览室于一体的综合教学楼——敬德楼,洪学智将军亲自挥毫题写楼名,并参加揭牌仪式。
    全军乡是洪老战斗过的地方,也是红二十八军三年游击战争的战场。到上世纪90年代,全乡中小学仍是土墙瓦顶的危房。老将军看在眼里,急在心头。在他联系下,全国政协委员、香港天时公司董事长张勋贤先生慷慨捐助350万元,建起了全军乡勋贤中学和勋贤小学,近千名师生从此可以在这所花园式的校园里探求知识、快乐成长!

中共广西壮族自治区委员会老干部局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

网站制作:桂商科技   网站备案号:桂ICP1200647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