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今天是:

当前位置:首页 > 老年知音 > 人物风采 >

扫一扫,加入广西老干部工作微信

站内导航
社区导航
广西老干部工作网
投稿邮箱:gxlgxx@126.com

人物风采

兄弟情深

——缅怀老红军、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原主任黄荣

 发表时间:2018-06-01 17:07:41  来源:陈南南

   老红军战士黄荣2012年走了,享年102岁。然而当我得知他老人家辞世的消息时,仍感突然,难免唏嘘。记得2010年8月18日,在广西医科大附院的老干部医疗保健中心大楼第九层楼的病房里,我握着他那温暖厚实的双手时,眼前的他是那样的精神矍烁,思路清晰,说起话来中气十足,已是期颐之年的黄老,真是比我父亲陆地九十寿辰时还显得年轻精神,也健康得多了。当时我就在想,黄老再活个十年八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应该是不成问题的,并在心里为这位从广西长寿之乡巴马走出来的老红军战士予以深深的祝福,愿他成为续写广西长寿之乡传奇的又一人。
    提起2010年与黄老的那次会面,缘于我父亲的去世。2010年8月12日,也就是父亲遗体火化后的第二天上午,母亲家里的电话响了,话筒另一端传来陌生女子略带不安的声音,当得知我是陆地的儿子时,她马上回应说是黄荣的女儿。她说,今天一大早,她父亲从报纸上看到陆老去世的消息,觉得突然,当即表态要送花圈,结果却被区党委老干部局告知陆老的丧事已办完,这让老人家十分伤心。无奈,他只好叮嘱我务必给你们打个电话,安慰你的母亲及家人,以寄托对陆老的哀思。父亲的离开竟惊动了这位百岁老人,这让我很不安。我告诉黄老的女儿,我们早有安排,准备办完父亲的后事就择机回医科大看望黄老,把在沈北海部长(自治区党委常委、宣传部长)关照支持下刚刚出版的我父亲生前的最后一部著作《矗山暮影》(自选文集)赠予黄老,来完成父亲的心愿。听我这么一说,她立即兴奋起来,急切地说:“那你一定得去,老人家看到你们会感到欣慰的。”
   2010年8月18日午后,我来到了医科大老干医保中心的第九层楼,迈出电梯那一刻,习惯性地朝父亲生前最后住过的病房望了望,也就是3个月前,父亲从这里被送去了重症监护室(ICU)抢救,此后就没有再回来。如今物是人非,触景生情,一阵莫名的悲凉不禁掠过心头,空荡荡的走廊此刻显得寂寥。顺着长廊,我来到病房,轻轻推开门,见神态安详的黄老正端坐在椅子上看电视。或许是觉得面熟,黄老对我的不期而至并未感到丝毫惊讶,反而用善意的眼神跟我打了个招呼。我急步趋前问候,自报家门,将父亲的遗作奉上。黄老接过书,置于书桌,然后看着我,语调平缓地说:“陆地同志是个好人。你失去了一个好爸爸,我失去了一个好战友,心里很难过。你爸爸的病比较复杂,很难治,现在人走了,就让他安安心心地走好。这几年你妈妈照料你爸爸很辛苦,不容易,你们要安慰照顾好你妈妈,让她尽快从悲痛中走出来……”黄老的话一下子便说得我鼻子一酸,眼睛也潮湿了。我赶紧伸出双手去握住黄老那厚实温暖的大手,寻求慰藉,平复心绪,尽量不让泪水夺眶而出。黄老满含兄长情怀的话语震撼了我,让我有点始料不及,从中我真真切切地体会到了他对我父亲的一片深情。
    说实在话,关于父辈的友情,作为后辈的我了解得并不多,况且印象里,父亲平时寡言少语,不善交际,害怕应酬,是个性格内向的人,因而在政坛上交友不多,是颇为寂寞的。但尽管如此,有关黄老的故事从我父亲那里仍时不时有所耳闻,因而黄老的大名在我儿时的记忆里并不陌生。记得最清楚的就是在“文革”骤起之时,父亲面对逆境,于一天晚饭后召集全家人所作的那次长谈。他说这次运动对他又是一次严峻考验,将有可能连累家人,大家会受一些委屈,但最后若能经受住考验,党和人民是不会抛弃自己的。他跟我们谈起亲身经历的延安整风审干运动,说运动之初,存在扩大化倾向,开展的“抓特务”比赛,使不少革命同志身陷囹圄,不仅像他这些参加革命不久的新干部受到错误对待,就连曾身经百战,出生入死,参加了二万五千里长征的红军老战士也难免受到伤害。他说当年红七军战士黄荣就曾被“日本特务”指认为同伙,差点被逮捕审查,偏巧那时黄荣刚调到一个新的机关,与那“特务”并不熟悉,便从容机智地反问对方:“说我是同伙,你能叫出我的名字吗?”“特务”顿时语塞,黄老这才得以幸免。整风审干运动扩大化的问题不久被党中央毛主席发现,及时予以了纠正,从而保护了一大批革命干部,为后来中国共产党赢得中国革命的彻底胜利奠定坚实的基础。父亲当时之所以举“延安整风”的例子,其意无非是要大家相信我们的党是伟大的、英明的,终将会按实事求是的原则办事。可就我而言,这个故事能在脑海里留下深刻印象,则是因黄老那临危不惧、有胆有识的英雄气概不仅当时打动了我,还一直影响了我的后来。眼下谈养生、谈长寿的书很多,但还没有人谈到“有胆有识”也是人类长寿的条件之一。据我观察与体会,当下随着社会生活日趋多元化、复杂化,有“胆识”已成为人们处理现今社会危机的很重要的素质之一,自然它也就日渐成为养生长寿不可或缺的要件,这就是具有这样素质的人往往能长寿的原因吧!黄老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很有说服力的例子。
    在1962年的“三年经济困难时期”,我父亲有幸与黄老在一起度过了一段相对较长的日子。那阵子,父亲因营养不良,患肝脾肿大住进了自治区干部疗养院(今江滨医院)。入院后听主管大夫说,像他患的肝病若不能增加营养摄取,将会发展成肝硬化,一旦这种情形出现,就无法治愈了。由于受当时医疗条件和生活水平所限,父亲听大夫这么一说,不免有些悲观起来。在日记里,他写下了“可见肝病已很明显。但是,对它束手无策。只望不致很快恶化,在10年内让我把两部长篇小说写出来,把几个小孩教养成人就好了”等话语。父亲因病影响情绪,精神苦闷的情况或许被当时也在住院养病的黄老感觉出来了,他便像兄长一样时时处处关心我父亲,不仅常在一起聊天开导,还领着我父亲多次去自治区人民医院、中医院求医问药,试图通过著名老中医用中医药来治疗调理。同时,为了活跃疗养院的气氛,排遣住院时间久了而产生的郁闷情绪,黄老还牵头组织我父亲、吴英甫等病友,到疗养院附近的青山塔故址去踏青,在依山面水,丛林荫蔽的地方,看到岩石上刻着的“阳明先生过化之地”,以抒发思古之幽情。过了一段时间,黄老又领着大家一起去参观工厂、农场。在南宁糖果厂、钢精厂和衬衣厂,他们看到了“三年经济困难时期”给工业生产造成的重创,几家工厂均因原料缺乏而处于半停工状态。但到了自治区畜牧研究所,情况就不一样了。所长是位老红军,他领着1000多名职工苦干,硬是在一片荒山种上了木薯、花生,还养了奶牛、肉猪、鸡鸭、蜜蜂等,并做到了粮食全部能够自给。当时广西的大部分农场都赔钱,他们这里却有得赚,仅一年上交的利润就好几万元。大家为老红军所长的成绩感到骄傲。一天上午,黄老兴冲冲地来到我父亲的病房,找我父亲说,昨天在党委大院遇见了韦国清书记,他听说你的肝脾有病,很是关心,详细地问了病情,并让我转达他对你的慰问。我还向韦书记汇报了带着你们去参观工厂、农场的情况,他听了后不无心疼地叮嘱我:“你们身体不好就好好休息嘛,以后不要乱跑了。”
    步入高龄后的黄老和我父亲,见面时或许已不像年轻时那样有聊不完的话,叙不尽的情了,但彼此间的友情与默契却从未因此而褪色。黄老晚年赠送给我父亲的两本书籍的亲笔题签似乎就印证了这一点。在大型画册《老红军黄荣》的扉页上有“陆地同志留念,九十九高龄黄荣,2009·9·5”的亲笔题签,而回忆文集《黄荣期颐忆当年》扉页上则是“请陆地同志指正,黄荣,2010·3·5”的亲笔题签。有意思的是,父亲收到这本赠书后,还在黄老的题签下,认真地写下了“恭奉于医大保健中心,陆地手记”这样的话语,以表达对友人的感谢与对友情的珍惜。就在父亲收到此书,留下这行手迹的第6天午后,他突然间卧病不起,5个月后就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如今,黄老也已驾鹤西归。想必此时他与我父亲正欢聚于天堂!但愿他们在那里依然还是好兄弟,相互提携、关照,开开心心地过好每一天。

上一篇:深切怀念乔晓光同志

下一篇:最后一页

中共广西壮族自治区委员会老干部局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

网站制作:桂商科技   网站备案号:桂ICP1200647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