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今天是:

当前位置:首页 > 老年知音 > 人物风采 >

扫一扫,加入广西老干部工作微信

站内导航
社区导航
广西老干部工作网
投稿邮箱:gxlgxx@126.com

人物风采

同林默涵同志的一次邂逅

 发表时间:2018-04-25 08:28:31  来源:梁超然

时光过得真快,细细算来,我同林默涵同志的那次邂逅已经过去24年了,但它积淀在记忆的海洋里,时常浮现在我的脑海中。

那是1993年的四五月间,我奉盟中央之派遣到中央社会主义学院(以下简称“中央社院”)学习两个多月。其间,中央文化学院召开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文艺理论研讨会,并给我发了邀请函。我感觉这个会议比较重要,于是向中央社院班委会请假,打算前往参加。这里需要简单交待一下缘由,我是搞古代文学教学研究的教师,又是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这种责任感使我一直关注当代文坛。我写过反对姚文元诬陷《海瑞罢官》的文章,写过反对盲目吹捧台湾作家柏杨的文章,并且一直用以《坛外杂话》为总标题的杂文批评文艺界的种种不良倾向,产生一定的影响。这些引起了文坛的注意,因此常邀请我参加一些活动,这自然是为了使我得到进一步的提高。所以这次社会主义文艺理论研讨会也邀请了我。我向中央社院班委会的请假只准一天,当天晚上便要回来,因为第二天有刘延东同志的重要报告。

我用北京地图查了一下,发现中央文化学院驻地黄村在北京的南边,而中央社院在北京的西北方向,两地距离甚远,乘公共汽车要转多次车,所以坐出租车前往。到中央文化学院报到处报到时,《文艺报》郑伯农、中宣部李准同志正在那里,我跟他们说了晚上要回中央社院的事,他们说,晚上安排顺车送你回去,放心开会吧!

这次会议有来自各省、区、市的文艺家80多人。会议安排得很紧凑,第一天是半天大会,下午讨论。第二天继续讨论,大会上有林默涵同志讲话和陈涌、朱子奇的报告。下午分组讨论。这次会议持续两天,虽然我只参加一天,但对当前文坛的情况、社会主义文艺方向和坚持“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的认识均有了较大的提高。我很感谢会议主持人邀请我出席此次会议,毕竟我是民主党派人士。

吃晚饭时,伯农同志通知我饭后在篮球场等候,到时坐林默涵同志的便车送我回中央社院。我听后心里颇为忐忑。默涵同志在“左联”时期就是著名文艺理论家、中宣部和文化部的领导,也是文艺界的领导,我一向非常景仰他。这次会议上他作讲话时才得以远距离见面,心想怎么好麻烦他呢!我和伯农同志说:“不麻烦他吧!我坐出租车回去就行了。”伯农说:“晚上黄村没有出租车,公交车也没有了。不要紧的,你饭后在篮球场等一下就行了。

饭后,遵照伯农同志吩咐,我在篮球场等候,心里总感觉不安,不知等下会是怎样尴尬的场面。不一会儿,伯农、李准陪同林默涵同志走了过来。默涵同志头发花白,像一位慈祥的老人。伯农介绍说:“默涵同志,这就是广西的梁超然同志。”李准同志接话说:“就是写杂文的迟樨。”默涵同志说:“好,好!”并伸手过来,我连忙握住他伸过来的手,连说:“默涵同志好!”不一会儿,车子来了,是一辆黑色的红旗小轿车。默涵同志说:“那就上车吧!”我想去开前面的车门,默涵同志说:“坐后面,好说话。”司机同志开门后,我就坐在司机后面的座位。开车了,正想着不知说什么好,默涵同志说话了:“超然同志,你的文章写得好,对柏杨《丑陋的中国人》怎么能那样吹捧呢,你反驳得很好,题目也好。”这一下解除了我的惶恐心情。默涵同志接着又说:“你的杂文也不错,可以多写一点。”我说:“我是搞古代文学的,这些都在学习呢!”默涵同志转而问我:“你是广西民盟的,该认识莫乃群同志吧?”我说:“认得。他去世前一直是我们的领导,我曾在他的领导下做点工作。”

默涵同志停顿了一会,深情地说:“莫乃群同志是个大好人。在香港的时候,我们一起工作,同住一屋,他就睡在一铺小小的行军床上。他在达德学院上两三门课,还兼做《光明周刊》的编辑,达德学院被查封后,转入香港《文汇报》任总编辑。他的工作是很忙的,但他从不怕苦怕累,勤勤恳恳。文章写得很好,但从不张扬,为人极谦和。同他合作会有一种享受的感觉。多好的一位同志!”然后又问我:“他去世时多少岁?”我说:“79岁。”“去世得太早了,我知道他还想做很多事的”,默涵同志感叹。“整理广西古籍就是他最大的心愿之一”,我回答道。默涵同志又问道:“进行得怎样了?”“我原来就在他领导下做这个工作的。现在仍在继续”“那就好……”

说话间,到了默涵同志的住处了。这是一个院子,晚上看不清楚,好像是南沙沟大院。默涵同志下了车,我说:“我也下车吧,我去找出租车好了。”默涵同志“不下车了,请师傅送你回中央社院。”他交代司机说师傅!请你送梁先生回中央社院,谢谢你。”然后又对我说:“超然同志再见!有事来信寄文化部转我就行了。”

后来,民盟广西区委决定由我主编一本《莫乃群纪念文集》,以莫老的精神教育盟员,传承莫老的精神。当时我马上想起了林默涵同志,想到默涵同志和莫老战友般的友谊,想到默涵同志对莫老高度的评价。于是去函给林默涵同志,请他给这本书题词,他很快就题了“莫乃群纪念文集”和“默默耕耘为国为民敬献乃群同志  林默涵一九九六年十月”寄过来。可见默涵同志对民盟、对莫乃群的深厚感情和敬意。

同林默涵同志的那次邂逅已经过去24年,我已经80岁了。但每每想起,都使我感到温暖和鼓舞,都使我的思绪颇不平静,想到了党盟合作,党对党派人才的培养,民主党派的政治交接……

中共广西壮族自治区委员会老干部局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

网站制作:桂商科技   网站备案号:桂ICP1200647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