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今天是:

当前位置:首页 > 老年知音 > 人物风采 >

扫一扫,加入广西老干部工作微信

站内导航
社区导航
广西老干部工作网
投稿邮箱:gxlgxx@126.com

人物风采

一次有趣的调研活动

 发表时间:2018-04-09 15:04:28  来源:梁 建

20世纪五六十年代,我们党的总路线是“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力争15年赶超英国,尽快地改变我国贫穷落后的面貌。那个时候还有个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从而世界出现了两大阵营,一是以苏联为核心的社会主义阵营(也叫东方或红色阵营);二是以美国为首的资本主义阵营(亦呼帝国主义阵营,或叫西方阵营)。在这样大的世界环境下,我们中国从毛泽东主席到党中央都曾三令五申地强调,要求各级党政领导干部,特别是党的高级干部和党的一二把手(当时有第一书记、第二书记之分),在各个阶段的工作中,都要深入基层调查研究,“解剖麻雀”,指导工作,努力把我们国家的事情办好……

地方各级党委和人民委员会(政府)根据党中央的总路线和已确定了的大政方针以及政策之前提下,党政班子成员实行分工负责制,在实际工作中各尽其责,努力做好本职工作。时任自治区党委常委、书记处书记、自治区副主席(后任主席,为自治区第二位主席)的覃应机同志分工管外事、公安政法和工业交通(简称工交)等方面的工作。记得有一次,应机同志要到边境县调查研究,时任自治区党委常委、自治区公安厅长的钟枫同志(后被选为自治区副主席)和从广州军区副参谋长岗位上转业返桂任自治区党委常委的贺县籍(今贺州市)的黄一平将军(原红七军农运部长)为了解更多的广西情况,也随应机同志一同调查研究。

此次调查研究的路线是南宁专区的宁明县凭祥(当时为宁明县夏石乡一个边境村寨,后来改为镇。这个时候建了一个国际旅行社,是越南胡志明主席常入住的地方。还有一家百货公司,再有就是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设在凭祥的一个补给点或叫作分部吧。其它看到的都是用木头搭的人字形木架屋,在架的外面铺上一层防雨防晒的茅草,这是人的住房。以后报经国务院批准,设立凭祥县级市)、龙州县和百色专区的靖西县(今为县级市)、那坡县等,均为中越边境的县份,计划那坡作为调查研究的最后一站。这次调查研究全程没有专区负责同志作陪,应机同志说:“这样群众好讲真话、实话,也包括县乡的领导……”调查研究的内容包括边境动态、社会治安、边民生产生活和思想表现等方面的情况,他强调要先到村寨与村民小型座谈,然后个别了解,这样先掌握调查需要的第一手情况,再听县委汇报,作为调查第二手情况资料,进行研究分析虚实。

一天吃完早餐之后,3位领导和各自的随员秘书以及一名警卫员等10人,分别乘坐3辆苏联产的四门四座位的卡斯六九越野小汽车从南宁出发。那时候公路交通还很落后,行的都是泥巴路,也有个别路段铺设了砂子,但晴天汽车行驶还是烟尘滚滚的,天气炎热,乘车人满头汗水,用手抹脸即现满面黄土。出发前根据应机同志的意见:“不用告诉南宁专区了,由党委办公厅秘书处李树檀同志电话通知宁明县委就可以了。”我们到宁明境内,进了一些村屯向群众说明来意,了解到一些情况,在县招待所用午餐后,休息片刻即听取县委工作汇报,约当日下午三点半动身赴凭祥。

应机同志一行抵达凭祥后,入住国际旅行社,第二天早餐后分成3组进寨子村子,直接与边民进行三五人的座谈,了解他们的生产生活和思想以及对未来的想法等情况。那天3个组的人员仍回到国旅,午餐之后,黄一平将军抽了一支烟,应机、钟枫同志喝了杯茶,然后出发去龙州县。3位领导除黄将军年长(1905年出生)些外,应机、钟枫二人为同年出生(1915年),相对来说还算年轻,精力也还是充沛的。到龙州县后,时针已转到了下午1点35分,接着就是听取县委汇报了,开场时先由应机同志讲本次调查研究的重要意义和调研的内容、范围。一平将军说:“汇报要抓住问题的重点,实事求是,不要说套话虚话。”

听完汇报之后,要赶到靖西。有两条路可以从龙州县去靖西,一条是远路,从龙州返回南宁方向至邕宁县的吴圩后,横调车头进入靖西方向之公路,运行约3至4个小时,再由此起步往靖西,路程计4个半小时抵达;第二条是近路,即从龙州水口关出去就涉足越南复河县领土,出关不远即踏上我人民解放军工程兵部队修建的援越抗美后方补给运输公路,在越境内运行约两个多小时才到靖西岳圩关口,从此到县城运行约一小时左右。

怎么办?这条路线到靖西县确实是近了不少,是一条省钱省时又省力的路程。但是没有出国护照,这么多人和车辆过界,进入他国领土运行两个多小时,大家都觉得这是不好解决的一大难题,虽然中越两国是“同志加兄弟”的关系,可是一旦过界,又涉及到外交的问题了。黄一平将军说:“外交的事人家会抗议的,往吴圩走回头路吧。”钟枫同志说:“那只有这样了!”……随员们说:“这真是伤脑筋而又头痛的事。从水口关出去,越南海关人员拦车又怎么办?我们不懂得越南话,越南边民会讲我们广西壮话,若是真的出现其海关人员拦车,可不可以用壮话来对话?

应机同志说:“这样吧,我们就从水口关出境,经越南的复河、重庆两县援越抗美的后方补给公路进入我靖西县的岳圩,途中若是被越方海关人员拦车,就请他们同我国龙州水口海关或靖西岳圩海关联系。但要作最不好的打算,就是越方向我外交部提出抗议,若越方这样做,由我向外交部作检讨就是了。”就这样,一个小型的小车队开过了我方水口关的木桥。那个时代双方的关口都很简陋,自卫还击战时也还是木桥,车辆过了木桥不到五分钟便是零公里处,在此停了片刻,往前走就踏上越南的领土了,在通关的时候放慢了车速,观察其海关人员有何动作,若是被拦车,立即调头返航。结果是给大家一个预料不到的惊喜,七八个越方海关人员站在其门口,向“同志加兄弟”的中国广西“地方官员”招手致意……

哎呀!这个惊喜使大家真的捏了一把汗呀,因公路弯曲多,在越境内运行了两个小时又三十分钟才到岳圩关口,靖西县主要领导同志在此已等候多时,3位领导下车后分别同他们握手,并脸露笑容地说:“嘿!总算是顺利地过来了。”应机同志笑着说:“我都准备向外交部作检讨的。”大家都乐笑了,随员们接着笑声的尾音说:“这是一次有趣、难忘的调研活动呀。”接着上车离开岳圩关口往县城进发,抵达后入住靖西县招待所。

第二天上午,早餐后听取靖西县委的汇报,应机同志说:“汇报还是从社会动态、社会治安、人民生产生活等方面的情况来讲吧,当然,人的思想安定也很重要,抓紧时间,存在什么问题,那些需要上级帮助解决的,都可以提出来,目的是为了做好工作嘛!午饭后我们还要到那坡去呢……”跟应机同志外出工作,常常是超时进餐的。

当时针转到11点半的时候,县委办公室一位秘书告知说:“区党委办公厅秘书处李树檀同志(上个世纪70年代末调回河北省唐山铁路系统任教育室主任)来电话说,请覃书记等3位领导速回,今天晚上区党委有个重要会议。”听了这位秘书的传话之后,应机同志说:“这样,那坡县我们就去不成了,但是,在我们的回程路到你们(指靖西县领导)的化垌时,还要停下来,找些群众了解了解,听听他们的声音,你们就不用去了,化垌在靖西来说不应是边境一线范围,应该属内地了,对吗?”

在靖西县听完汇报后,我们就去招待所食堂进午餐,县里的领导即回家吃饭。那个年代吃饭都要交伙食费的。

午餐后不休息了,除黄一平将军抽了支烟外,其他同志喝了杯茶就出发返回了,县的领导也一同到了化垌,在化垌开了个小型座谈会,开了近4小时,会后就踏上返邕之路。

 

中共广西壮族自治区委员会老干部局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

网站制作:桂商科技   网站备案号:桂ICP12006475号